五二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青天有鉴 > 第590章 朋友不做了
    ,最快更新青天有鉴最新章节!

    说到这里,海小舟不由叹口气,“我是一名人民检察官,竟然也要耍赖皮,才能解决问题,真是有点儿悲哀。”

    “不要这么想,苗伊系列案的复杂程度,早已超出了想象,能够追查到这一步,已经是胜利在望。”方朝阳劝道。

    “不能说社会黑暗,但是,要寻求一份正义,真的不容易。”

    “正义就在那里,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小舟,很勇敢,我为骄傲。”方朝阳道。

    “其实我才发现,我们是真正的一类人。”海小舟终于笑了起来。

    “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三个发下的誓言,至今犹在耳畔。”

    “那时候真是冲动,但回想起来,那才是激情满满的岁月,感谢让我们成长的青春。”海小舟道。

    下午两点,两人再次来到丰园房地产,还是上午的那名销售经理,不等询问,主动说,陈董就在八楼,过去主动开了电梯。

    电梯很干净,还有动态的广告,陈丰在视频上讲话,丰园房地产重点打造高档小区,以最高的质量,最优惠的价格,回馈广大客户。

    广告没看完,八楼到了,两人很快找到了董事长办公室,没有边兴的大,却也占据了三个房间。

    门虚掩着,两人敲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这才大踏步走了进去。

    宽大的办公桌后方,坐着一名年近五十的男人,看起来却格外精神,见到两人,连忙起身笑着过来握手寒暄。

    “方法官,海检察官,非常荣幸,也非常欢迎。”陈丰嘘呼道。

    “陈董,坐火箭回来的吗?”海小舟鄙夷道。

    陈丰呵呵一笑,没接这个话茬,对方朝阳道:“方法官,不但是一名优秀法官,还是位大书法家,我收藏了很多书法作品,就是没机缘得到的。”

    “陈董客气了,在书法界,我也不过是新人。”方朝阳道。

    “这才是客气,汉隶多难写,却可以做到形神兼备,而且还这么年轻,十分难得。”陈丰道。

    坐下后,海小舟才懒得听这些,直接问道:“陈董,言归正传,我们过来的目的,该清楚吧?”

    “真不知道!”陈丰装迷糊。

    “我就直说了,在邱茹那里,花一亿购买了一幅唐伯虎的画作,是真的吧?”

    “让我想想,好像是……”陈丰做出思索状,同时,给方朝阳递过来一支烟。

    “陈董,这样就不对了,一个亿不是小数目,怎么可能忘了呢?”海小舟哼声道。

    “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儿,五年前,确实入手了一幅唐伯虎的画作。”陈丰终于承认了。

    “那幅画叫什么名字?”

    陈丰不由一愣,随后说道:“不好意思,我的藏品很多,还真就想不起来了。”

    摆明了在撒谎,即便陈丰很有钱,一亿买来的画作,也绝对不可能忘记了名字,随手放在一边。

    海小舟的脸色很难看,拼命压住了火气,方朝阳笑道:“陈董,唐伯虎的画,仿品太多了,真品却是一幅难求,能不能让我们也欣赏一下?”

    “不好意思,我把这幅画倒手又给卖了。”陈丰道。

    “您不会把卖给谁也忘了吧?”海小舟直视着陈丰,让他感觉非常不自在。

    “海检察官,我不明白,们为什么要追查这幅画?”陈丰反问道。

    “邱茹拿这一个亿,参与了东安市钟表厂的集资,历时一年,拿走了两千万的所谓利息。”海小舟道。

    “年利二十,确实太高了!”

    “重点是,这笔钱是国家拨款,就这么轻松地进了私人的腰包。事关重大,我们当然要查这笔钱的来源。”

    听到这里,陈丰不说话了,点起一支烟,方朝阳和海小舟也不说话,就这么等着他的下文。

    抽了半支烟,陈丰见烟头按灭,认真道:“两位,我自认为,丰园房地产向来遵纪守法,才能发展到今天。朋友做不成也就算了,不蹚这池子浑水,告诉们吧,那幅画就是假的,而且做工很粗劣,扔垃圾箱都没人捡,是鼎顺集团的汪胜利,让我帮着买下来的。当然,钱也是他提前转给我的,拿到画之后,我直接就给他了。”

    “听起来,汪胜利是的朋友?”海小舟问道。

    “都是干房地产这一行的,平时很熟络,也有过合作,算是生意上的朋友吧!”陈丰道。

    终于追查到了一亿资金的源头,果然来自于汪胜利,他非常狡猾,借陈丰之手,买下了这幅假画,顺利将钱给了曾经的秘书邱茹。

    “不得不说,这一手玩得很高明。”海小舟嘲讽道。

    “海检察官,我说的都是实情,当初买下这幅画,也是给汪胜利面子。我的理解是,他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女秘书一笔补偿,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大的干系。”陈丰道。

    “一个亿的补偿,果然是大手笔。”

    “关于汪董跟女秘书之间的事情,我不好评价,也不关注那些风言风语。”陈丰说话很有技巧,等同于点破两人的暧昧关系。

    “邱茹提前给打过电话吧!”海小舟道。

    既然都说了,陈丰也不想再隐瞒,点头道:“她是给我打过电话,说检察官找她,可能因为那幅画,让我最好拖一段时间。”

    “倒是很给她面子,这又算是哪门子的补偿?”海小舟冷嘲热讽道。

    陈丰表情一僵,明显带出些不悦,没接这个话茬,似乎这才想起来一个礼节,又起身给二人泡茶。

    “陈董,那一个亿,是用什么形式支付的?”海小舟继续问道。

    “私人账户,我平时也经常买卖古玩字画,常有大额资金出入。”陈丰道。

    “感谢能说这么多。”海小舟道。

    “应该的。”

    “再问一个问题。”

    “请讲!”

    “岑永泽是怎么成为丰园股东的?”

    “我知道,们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来过电话询问,下面的工作人员也确实不清楚。这件事并不复杂,他手里有钱,加上汪胜利中间推荐,经过董事会研究,就同意他入股,他也只是小股东。”陈丰道。

    “那也是一笔来历有问题的钱,相比也知道,岑永泽因为造谣方法官,还被拘留过。”海小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