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爷是病娇,得宠着!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她说:“要。”

    苏梨华抬起她的脸,想吻她。

    林东山推他:“谷雨在看。”

    小东西扒着车窗,正目不转睛地看着。

    苏梨华看过去:“苏谷雨,头转过去。”

    苏谷雨:“哦。”

    他不看也知道,他们要亲嘴,像香台阿姨看的电视里那样。

    车停得不算太远,苏梨华顾着车上的小孩,没好太过,在林东山唇上轻吻了一下,就牵着她回车里。

    “想吃什么?”

    她笑,眼里有清光与他的影:“想吃虾。”

    “好。”

    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里说: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里的癌症,而有些人只是一个喷嚏而已,这一切据说都是“因了冥冥中的缘分”。

    林东山心想:她体内的癌细胞又在扩散了,再也治不好。

    陈香台今天上白班,这个点儿,早过了下班时间。

    她还在陆星澜的病房里:“你下午有没有好点呀?”

    她跟他说话很喜欢用语气词,“呀”、“啊”、“呐”,娇娇软软可可爱爱。

    陆星澜抓着她的手放到额头上:“没发烧了。”

    陈香台好好摸摸,是不烧了:“你看吧,我口水超有用的。”她好骄傲的口气呢。

    “嗯。”

    陆星澜看着她的小嘴。

    想亲。

    陈香台从口袋里掏出半块吃剩的巧克力,欢欢喜喜地捧给他:“给你吃。”上面也有她的口水。

    一个吻能直接解决的事情,陆星澜不太明白她为什么要曲线救国,又是送水杯又是送巧克力。

    她太正经,陆星澜只好暂时打断想接吻的念头,先说正事:“关于实验室的事情,还有谁知道?”

    “东山都知道,我跟她在普尔曼就见过。”

    陆星澜把她咬过的地方掰了一小块下来,他只吃了一小块,剩下的给她:“陈家人呢?”

    味道太甜。

    陈香台咬了一小口,又塞给他吃:“他们不知道,我失踪那的几年,他们没有找过我。”她语气有一点失落,“也不关心我去过哪里,经历过什么。”

    “那为什么还要回去?”

    她说:“陈家人也不是都不喜欢我,我奶奶就很疼我,我生日的时候,她会给我煮面吃,还加鸡蛋。”她舔了舔唇,巧克力甜丝丝的,“后来我念完专科就搬出来了,除了过年很少回去。”陈家人也不太找她,除非要钱。

    一碗鸡蛋面,她就觉得是疼她,又傻又容易满足。

    陆星澜觉得吧,至少得是用人民币烧着煮的鸡蛋面,才能勉强算作疼爱。

    “很晚了,”陈香台看看外面,天已经黑了,“我要回去了。”

    陆星澜不想她走:“不能陪床?”

    他挽留的意思很明显。

    陈香台拒绝得也很直接:“不能,我明天要上白班。”后天她调休,她打算明天来陪夜,她有话要跟他说。

    陆星澜把她咬过的地方掰下来吃了,剩下的巧克力不太温柔地塞进了她嘴里:“让谭叔送你回去。”

    她鼓着腮帮子嚼东西,像只藏食的小仓鼠:“我可以自己回去。”

    “让他送。”他语气严肃,像个刻板、不知变通的家长,“以后要去哪,都让他接送。”

    “为什么呀?”

    他想了想:“他闲。”

    门口,老谭:“……”

    为了泡妞,连良心都不要了。

    陈香台是有良心的女孩子:“那你就没司机了。”

    “我这几天住院,不用出去。”

    陈香台想想,答应了:“那好吧。”她扭头,冲门口甜甜一笑,“谢谢谭先生。”

    老谭职业假笑:“不用客气,反正我闲。”

    陈香台相信了,觉得老谭可能是真的闲。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要回去了,陆星澜拉住她:“陈家人的电话都不要接,也不要跟他们见面。”

    陈香台就算再笨,也察觉到一点儿苗头了:“你要做什么吗?”

    “要帮你把户口迁出来。”他只说了目的,没有说具体的过程。

    陈香台也不问:“好。”

    她先回休息室去换衣服。

    等她出去了,陆星澜才把老谭叫进来。

    “谭叔。”

    “您说。”

    他眉头紧锁,杏黄的灯折进眼底,温柔又冷漠,就像他睡醒与清醒交界时,有一种矛盾的气场。

    他难得这么郑重其事:“香台那里麻烦你了,不要让陈家人靠近她。”

    老谭会意

章节目录

爷是病娇,得宠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顾南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南西并收藏爷是病娇,得宠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