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魔法灾害保险指南 > 第239章 晚餐外交
    ()    伊莎德·艾欣的特使是个衣着朴素的男性精灵。作为大陆上最长寿的种族,你很难在他们身上找到岁月留下的痕迹。然而这位特使却是个例外。他消瘦的脸上遍布着浅浅的皱纹,从额头到眼角,再到脸颊和嘴角。他的头发是极浅的金色,乍看之下几乎是雪白。在此之前,希琳从未见过三百岁以上的精灵,但她怀疑眼前这位的年龄很可能超过了五百。

    特使在公爵身边的位子上落座,公爵向他介绍了其他客人的身份。

    “这位玛尔伦小姐,”轮到希琳时,特使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是不是有精灵血统?”

    希琳有些惊讶,“您居然看得出来?”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如果你体内的精灵之血少于四分之一,看上去就和人类没什么分别。但在经验丰富的观察者眼中,你的身上仍有一些明显的特征。”特使笑着回答,“最简单的,即使以人类女子的标准而言,你的手指也过于纤细。身材虽矮,但身体比例却很匀称。这些都是混血精灵的特征。”

    “希琳的家族来自王国东部,”恩德先生解释道,“拥有精灵血统也很正常。”

    “的确。”女伯爵插话道,“据说在东瑟伦人和沃弗林人中,精灵混血的比例已经超过了十分之一,只不过大多数人从外表上完看不出来。”

    “说得对。”特使看着洛拉克夫人,“就比如夫人你吧……虽然同样来自沃弗林,但我在你身上却找不到一丁点的精灵特征。”

    “看来我似乎是个血统纯正的人类。”她笑着回答。

    “这些关于精灵和混血的话题确实很有趣,但我现在更想知道护国贤者大人在哪儿。”公爵看着护送特使前来的管家,“有他的消息吗?”

    管家欠了欠身,“贤者大人让我转达他的歉意。他刚从外面回来,要在房间里休息片刻。但他不会缺席餐后的会议。”

    公爵听后点点头,“派人把晚餐送到他房间。”

    听他的口气,希琳猜测这应该不是巫师第一次缺席晚餐了。

    管家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餐厅。

    他刚走出门,端着食物的仆人便走了进来。对于这样一间狭小的餐厅而言,晚餐丰盛得简直不可思议。

    前菜是蘑菇和蟹肉炖的浓汤,每人的餐盘边还有一小片夹着松仁、杏仁、奶酪和葡萄干的面包。接着是撒着罗勒和百里香的煎鲑鱼,以及加了洋葱、胡萝卜和红酒的炖肋排,撒着李子和葡萄的烤海鸥,牛肉汤和蜂蜜炖的鸡肉……

    各种精致的食物装在同样精致的盘子里,接二连三地端上餐桌。仆人们勤快地撤走客人面前的空盘子,换上新的食物。

    夏尔玛说得没错,的确有两名仆人在伺候她进餐。但由于心事重重,希琳只喝了几口汤,其他的菜几乎一动没动。真是可怕的浪费,她心想,如果能和枯叶交换一下就好了,她肯定能吃完每一道菜。所幸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特使身上,没人注意到希琳的反常。

    那位年迈的精灵的确令人印象深刻。他不止对人类的餐桌礼仪了解极深,而且谈吐风趣,举止得体。当仆人把香料烤鹿肉端上来时,特使开了个关于精灵和鹿的玩笑,逗得公爵和女伯爵哈哈大笑,就连恩德先生也露出了笑容。

    眼看晚餐已经过半,女伯爵放下了餐刀,又用餐巾擦了擦手指。

    “特使大人,”她说,“我听说你在来火印城之前,还造访过瑟伦王国的其他城市。有这回事吗?”

    “你是从什么地方听到的这些传言?”特使好奇地问。

    “怎么说呢?我有我的情报来源。”女伯爵将下巴搭在交扣的双手上,“你真的要用问题来回答我的问题吗?”

    “抱歉,夫人,我只是单纯地感到好奇。你的情报没有错,我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先后访问了六座城市,其中甚至包括瑟伦的首都冠塔城,只可惜没能见到瑟伦王。不得不说,在那些城市的经历坚定了我来火印城的决心。”

    “哦?这是为什么呢?”公爵似乎被勾起了兴趣。

    “瑟伦王国正在广泛推行新税制,也就是你们一年前开始征收的公民税。”特使礼貌地转向公爵,“对您而言,这些想必已经是过时的旧闻了。可我却是头一次听说。在安格伦,矮人和侏儒工匠们走上街头,抗议针对非人类种族的重税。他们不愿离开被自己当成家园的城市,更不愿意离开自己经营了几个世代的产业。”

    “这场游行持续了一周,结果收效甚微。”公爵点点头,“所以他们最终接受了现实。超过半数的工匠离开了安格伦,留下的那些则缴纳了高额的公民税。”

    “毫无疑问,务实是矮人和侏儒与生俱来的美德。相比之下,精灵就显得不那么识时务了。温特沃斯的精灵们也进行了针对新税制的抗议,而且持续了一个月之久。火印城的种种传闻不但没有令他们产生动摇,反而坚定了他们抗争到底的决心。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说服了抗议组织的首领,演变成流血冲突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恩德先生用餐巾擦了擦嘴,“听上去,你似乎挽救了一座城市。”

    “我不会借此自夸,因为维护和平正是我的职责所在。”特使平静地说,“我曾为一座城市带去和平,现在我希望也能为火印城带来同样的礼物。”

    “火印城,”公爵缓缓说道,“不是温特沃斯。谈判的阶段已经过去了。荆棘团对这座城市造成了难以修补的破坏,许多平民在他们所谓的抵抗活动中丧生,经济损失更是难以估量。事到如今,谈判还有什么意义?”

    “在我看来,谈判永远都有意义。战争是政治的延伸,而外交则是战争的替代品。如果能用不流血的方式为这场长达一年的灾难画下句号,我认为谈判至少是值得尝试的。”

    公爵沉默良久,“或许你是对的。可惜荆棘团的首领一直躲在暗处,谈判自然也无从说起。”

    “您还没找到他?”

    “这位新的首领比他的前任要谨慎得多。我的探子一直都在努力,可惜收效甚微。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也许他只是不想落得和前任相同的下场。”女伯爵笑着说。

    “非常合理的推测。”特使表示赞同,“所以我就是来为您排忧解难的,公爵大人。只要得到您的许可,我可以出面谈判。或许只有一名精灵才能说服另一名精灵。”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公爵沉默片刻后回答,“但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最近有传闻表明,荆棘团的现任首领很可能是个人类。”

    “人类?”恩德先生一脸惊讶。在希琳看来,他简直可以去茶花剧院和枯叶演对手戏了。

    “只是传闻而已。”公爵若有所指地说,“不过最近几个月以来,我发现越是离谱的传闻,就越可能接近真相。”

    “说起传闻,”特使将一块鸽子肉送进嘴里,“我最近也听到了一些令人不安的传闻。也许公爵大人可以解除我的疑惑?”

    公爵放下手中的酒杯,“我会尽力而为的。”

    “途径格拉佐的时候,我遇到了一名当地的风语师。他告诉我,留在火印城的精灵遭受的并不只是政治扣留,而是更不人道的对待。为了保住性命,他们只好躲在城市中最阴暗的角落里。那名风语师义愤填膺地告诉我,这里的精灵不但失去了财产和尊严,甚至还被猎巫人悄无声息地猎杀。”

    特使沉默下来,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公爵的表情。

    公爵的反应堪称完美。他微微睁大了眼睛,表现出了恰到好处的惊讶,仿佛今天才知道这件事。

    “我很想知道,”最后,特使续道,“这些究竟是不是真的?”

    “不得不说,这我也是头一次听说。”公爵的语调中包含着适度的愤慨和同情,“我下达的命令从始至终只有一条,就是不允许精灵离开火印城。你所说的那位风语师,他的情报可靠吗?”

    “精灵风语师的情报通常不会出错。”特使波澜不惊地说,仿佛公爵的质疑完合情合理,“当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永远不会犯错……也许他这次真的犯了个错误。”

    “不,千万别这么说。我明天就派手下人展开调查。如果这种暴行真的发生过,我一定会严惩下达命令的人和执行命令的人。诸神见证,我培养那些猎巫人,根本就不是为了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他们的职责应该是、也永远只会是‘阻止破坏公众安的阴谋’——比如逃出篝火区动物园的魔法生物,会在即将到来的冬季南下捕食的巨型猛禽,以及最近突然冒出来的末日教。但是猎杀精灵?请相信,这种事我绝对不会允许。”

    “我当然相信。”特使笑着回答,“所以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明天能见一见城里的精灵居民。”

    “何必等到明天?”公爵也露出微笑,“现在就可以安排。”

    他和身边的仆人说了些什么,那人立刻领命离去。几分钟后,仆人回到餐厅,带回了一个年轻的女仆,女仆的身后则跟着一个女孩。

    一个尖耳朵的精灵女孩。

    艾丝特尔·夏月。

    希琳险些尖叫出声。如果不是因为提前服用了肌肉松弛剂,她现在的表情肯定很有看头。

    艾丝特尔穿着干净的丝裙,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脸上带着茫然无措的神情。她没有认出希琳,也可能是装作没认出来。她就那样径直走到了公爵身边,仿佛希琳只是又一个陌生的人类。

    “很抱歉打扰你休息了,艾丝特尔小姐。”公爵温和地说,“这位伊莎德·艾欣的特使想和你说两句话,你愿意吗?”

    “我很愿意,公爵大人。”艾丝特尔点点头,转身看向公爵身边的精灵特使。

    特使看了看公爵,又看了看眼前的精灵女孩,“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艾丝特尔,”她回答,“艾丝特尔·夏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的父母呢?”

    艾丝特尔·夏月抬起视线,缓慢而坚决地说:“他们都被荆棘团害死了。”

    特使露出略微吃惊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复如常,“你是这里的客人吗?”

    “是的,先生。我每天都可以吃到巧克力蛋糕和冰激凌,还可以去院子里散步。梅丽薇儿姐姐每天睡前都会读书给我听。”

    特使看着她,“我知道了……很高兴见到你,小姐。”

    “你做得很好,艾丝特尔小姐。我们就不再打扰你休息了。”公爵抬起视线,看着艾丝特尔身边的女仆,“带她回去吧。”

    艾丝特尔提起裙摆,行了个标准的人类屈膝礼,随后跟着梅丽薇儿离开了餐厅。

    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看过希琳一眼。

    “她的父母都是荆棘团活动的受害者。”公爵解释道,“我们找到她时,艾丝特尔已经成了孤儿,我能做的只是让她尽可能远离危险,希望时间能让她忘记过去。你刚刚说要和荆棘团的首领谈判?如果真有机会结束这一切,我绝对支持。”

    “很高兴听到您这么说,公爵大人。”特使依然看着艾丝特尔离去的方向。

    “具体的细节就留到晚餐后再谈吧。这种重要的外交决策,护国贤者可不能缺席。”

    晚餐在沉默中结束。仆人撤走餐桌上最后的餐盘后,公爵提议大家移步他的书房,继续讨论在晚餐时没能讨论的细节。

    由于“政治话题对玛尔伦小姐而言肯定既枯燥又乏味”,所以公爵体安排她去隔壁的观星室打发时间。如果她愿意,也可以去城堡二层的娱乐室找找乐子,但最好不要独自前往,因为“不熟悉城堡的人很容易迷路”。

    “您考虑得太周到了,公爵大人。”恩德先生笑着说,“快过来,希琳,向公爵大人道谢。”

    希琳感觉身体有些僵硬,但她还是尽可能得体地行了个礼。今晚最简单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等待她的将会是非常危险的任务。

    “无论你想去哪儿打发时间,务必记住你的身份。”恩德先生装作替她整理袖子,不经意间将一张纸条塞进了她的手里。

    “我明白。”希琳紧紧握住那张纸条,因为枯叶的性命维系与此。

    她独自离开餐厅,大门在她身后缓缓关闭。希琳来到走廊,悄悄展开那张纸条。

    纸条上只有一行字:找到巫师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