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渔人传说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如何处理私家侦探的事,庄海洋也并未插手,而是直接交给赵鹏林派来的人。返回游艇码头时,庄海洋又在几位战友注视下,将安装的窃听器给找了出来。

    对王言明等人而言,那怕听说过不少这东西,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想到平时在游艇上闲谈的话,都有可能被别人窃听,这种感觉无疑糟糕透顶了。

    甚至很快有战友询问道:“海洋,这种你打算怎么办?这窃听器,他们如何安装的?”

    面对战友的询问,庄海洋也笑着道:“剩下的事,先交给我认的一个叔叔处理,我们这种小身板,还是无法跟那种大集团对抗。至于安装窃听器,是在小镇那边上的船。”

    平时游艇开到本岛这边,都会安排战友看守。在战友们看来,如果他们当中出了内鬼,那才是真正最可怕的事。好在这些战友都值得信赖,没令庄海洋失望。

    而王言明又询问道;“那咱们的村子呢?”

    “其实他们也刚行动不久,还没机会实施而已。这只是一个小意外,用不着那么紧张。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只是咽不下那口气,觉得我坏了他们的事。

    平时做什么,我们照样做什么就行。先看看我叔那边,跟他们交涉的结果。我还是那句话,我把大家伙召集到一起,是为了赚钱,而不是为了做犯法的事,明白吗?”

    在别人看来,庄海洋召集这么多退役士官,更多是看重他们的潜水实力。可真要往深想,便能知道这些战友的军事素养都不差,武装起来还是很可怕的。

    好在庄海洋非常清楚,一旦迈出那一步,那眼前拥有的一切,很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而目前的情况,也没到那么危险的地步,又何必自乱阵脚呢?

    在他的安抚之下,一众战友才稍稍解气了一些。甚至回程时,庄海洋还特意给李子妃打出电话,告知她待在学校,近段时间没事千万别外出。

    听到这种交待,李子妃也很敏感道:“海洋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算了!我要不说的话,你肯定会胡思乱想。可我说了,你也千万别担心,这事我会解决,也没你想象的那样危险。我只是担心,有些人手段会下作而已。”

    将被人跟踪窃听的情况,还有与南江集团结怨的缘由说完,李子妃也愤愤不平道:“他们怎么能这样?这不是犯法吗?这样做,手段也太下作了吧!”

    面对李子妃的气愤,庄海洋却笑着道:“对有些人而言,他们追求的是结果而非过程。在我看来,他们委托私家侦探打算长期窃听,应该不至只为一口怨气。”

    “你的意思是?”

    “别忘了!再有半个月,我定制的打捞船便能交付。那艘船是做什么的呢?”

    “我懂了!他们是想监视你们,看看能否窃听到打捞沉船的事。一旦让他们知晓沉船的事,他们肯定会抢在你们前面,把沉船给打捞起来。这帮人,好阴险!”

    关于打捞沉船的事,李子妃自然也有听庄海洋说过。事实上,目前注册的三家公司,唯有打捞公司还是空壳一般的存在,尚未有任何的营业迹象。

    问题是,这家公司的估值却高达两亿,甚至让出的百分之三十五股份,理论上卖出了七千万的高价。在别人看来,庄海洋敢收这个钱,自然也是有底气的。

    若真能打捞到一艘有价值的沉船,那么打捞公司的股份价值也将飙升,会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注意,也是很正常的事。这种猜测,庄海洋也跟赵鹏林说过。

    值得庆幸的是,那怕庄海洋在外海打渔过程中,确实有发现过沉船的存在。可包括最信任的王言明,他都没透露任何一点消息,连沉船坐标都部记在脑海中。

    这也意味着,除非那些人敢光明正大绑架庄海洋,否则休想知道有关沉船的任何消息。这件事也令庄海洋越发确信,行事要更小心谨慎跟注重保密的重要性。

    回到南山岛后,待在家里的战友,得知这个情况也非常的气愤。面对这种局面,庄海洋也苦笑道:“你们这帮家伙,有必要这样生气吗?事情不是解决了吗?”

    “海洋,你真的不生气吗?”

    “问题是,生气有用吗?为别人犯的错,却气坏自己的身体,影响自己的心情,我觉得很不值。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我们努力,总会有机会的!”

    在很多人看来,南江集团无疑是国内旅游度假村的霸主,甚至在国外都有其海滨渡假村。而其资产,只怕也超乎很多人想象,庄海洋根本无法跟其相提并论。

    可将来的话,只要庄海洋能带着这些战友,打捞出更多沉没于大海中的沉船,那么他的财富也会迅速飙升。要赶超南江集团也许很难,可给它们制造麻烦还是可以的。

    胳膊扭不过大腿,一味打嘴炮,又有什么用呢?

    当天下午,庄海洋开着快艇带着几位战友,再次返回小镇,采购一批生活物资的同

章节目录

渔人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一家之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家之煮并收藏渔人传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