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连城璧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xqishuta.co

    诗云:

    从来不解天公性,既赋形骸焉用命。

    八字何曾出母胎,铜牌铁板先刊定。

    桑田沧海易更翻,责贱荣枯难改正。

    多少英雄器阮途,叫呼不转天心硬。

    这首诗单说个命字。凡人贵贱穷通,荣枯寿夭,总定在八字里面。这八个字,是将生未生的时节,天公老子御笔亲除的。

    莫说改移不得,就要添一点减一画也不能够。所以叫做”死生由命,富贵在天。”当初有个老者,一生精于命理,止有一子,未曾得孙。后来媳妇有孕,到临盆之际,老者拿了一本命书,坐在媳妇卧房门外伺侯,媳妇在房中腹痛甚紧,收生婆子道:“只在这一刻了。

    老者将时辰与年月日于一合,叫道:“这个时辰犯了关煞,是养不大的。媳妇做你不着,再熬一刻,到下面一个时辰,就是长福长寿的了。”媳妇听见,慌忙把脚牮住,狠命一熬。谁想孩子的头已出了产门,被产母闭断生气,死在腹中。及至熬到长福长寿的时辰,生将下来,他又到别人家托生去了,依旧合着养不大的关煞。这等看来,人的八字果然是天老子御笔亲除,断断改不得的了。

    如今却又有个改得的,起先被八字限住,真是再穷穷不去;后来把八字改了,不觉一发发将来。这叫做理之所无、事之所有的奇话,说来新一新看官的耳目。

    成化年间,福建汀州府理刑厅,有个皂隶,姓蒋名成,原是旧家子弟。乃祖在日,田连阡陌,家满仓箱,居然是个大富长者。到父亲手里,虽然比前消乏,也还是瘦瘦骆驼。及至父死,蒋成才得三岁。两兄好嫖好赌,不上十年,家资荡荆等蒋成长大,已无锥之地了。

    一日蒋成对二兄道:“偌大家私都送在你们手里,我不曾吃父亲一碗饭,穿母亲一件衣。如今费去了追不转了,还有甚么卖不的东西,也该把件与我,做父母的手泽。”二兄道:“你若怕折便宜,为甚么不早些出世?被我们风花雪月去了,却来在死人臀眼里挖屁。如今房产已尽,只有刑厅一个皂隶顶首,一向租与人当的,将来拨与你,凭你自当也得,租与人当也得。”蒋成思量道:“我闻得衙门里钱来得泼绰,不如自己去当,若挣得来,也好娶房家小,买间住房,省得在兄嫂喉咙下取气。又闻得人说:衙门里面好修行。若遇着好行方便处,今几声不开口的阿弥,舍几文出手的布施,半积阴功半养身,何等不妙?”竟往衙门讨出顶首,办酒请了皂头,拣个好日,立在班逢底下伺侯。

    刑厅坐堂审事,头一根签就抽着蒋成行杖。蒋成是个慈心的人,那里下得这双毒手?勉强拿了竹板,忍着肚肠打下去,就如打在自己身上一般,犯人叫”阿哟”,他自己也叫起”阿哟”来,打到五板,眼泪直流,心上还说太重了,恐伤阴德。

    谁知刑厅大怒,说他预先得了杖钱,打这样学堂板子,丢下签来,犯人只打得五板,他倒了十下倒棒。自此以后,轮着他行杖,虽不敢太轻,也不敢太重,只打肉,不打筋,只打臀尖,不打膝窟,人都叫他做恤刑皂隶。

    过了几时,又该轮着他听差。别人都往房科买票,蒋成一来乏本,二来安分,只是听其自然。谁想不费本钱的差,不但无利,又且有害;不但赔钱,又且赔棒。当了一年差,低钱不曾留得半个,屈棒倒打了上千。

    要仍旧租与人当,人见他尝着苦味,不识甜头,反要拿捏他起来。不是要减租钱,就是要帖使费,没奈何,只得自己苦挨。那同行里面,也有笑他的,也有劝他的。

    笑他的道:“不提撑船手,休来弄竹篙。衙门里钱这等好趁?要进衙门,先要吃一服洗心汤,把良心洗去;还要烧一分告天纸,把天理告辞;然后吃得这碗饭。你动不动要行方便,这’方便’二字是毛坑的别名,别人泻干净,自家受腌臢。你若有做毛坑的度量,只管去行方便;不然,这两个字,请收拾起。”蒋成听了,只不回言。那劝他的道:“小钱不去,大钱不来,我也拚些赀本,买张票子出走走,自然有些兴头;终日捏着空拳等差,有甚么好差到你?”蒋成道:“我了知道,只是去钱买的差使,既休偿本,又要求利,拿住犯人,自然狠命的需了。若是诈得出的还好,万一诈不出的,或者逼出人命,或者告到上司,明中问了军徒,暗中损了阴德,岂不懊悔?”

    劝者道:“你一发迂了。衙门里人将本求利,若要十倍、二十倍,方才弄出事来。你若肯平心只讨一两倍,就是关送半卖的生意了,犯人还尸祝你不了,有甚么意外的事出来?”蒋成道:“也说得是。只是刑厅比不是府县衙门,没有贱票,动不动是不十两半斤,我如今口食难度,那有这项本钱?”劝者又道:“何不约几个朋友,做个小会,有一半付一房科,他也就肯**,其余待差钱到手,找帐未迟。”蒋成听了这些话,如醉初醒,如梦初觉,次日就办酒请会,会钱到手,就去打听买票。

    闻得按院批下一起着水人命,被犯是林监生。汀州富

章节目录

连城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李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渔.并收藏连城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