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连城璧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户,数他第一,平日又是个撒漫使钱的主儿,故此谋票者极多。

    蒋成道:“先下手为强。”即去请了承行,先交十两,写了一半欠票。次日签押出来,领了拘牌,寻了副手同去。

    不料林临生预知事发,他有个相知在浙江做官,先往浙江求书去了。本人不在,是他父亲出来相见。父亲须鬓皓然,是吃过乡饮的耆老,儿子虽然慷慨,自己甚是悭吝,封了二两折数,要求蒋成加官。

    蒋成见他是个德行长者,不好变脸需索;况且票上无名,又不好带他见官。只得延挨几日,等他慷慨的儿子回来,这主肥钱仍在,不怕谁人抢了去。

    那里晓得刑厅是个有欲的人,一向晓得林临生巨富,见了这张状子,拿来当做一所田庄,怎肯忽略过去?

    次日坐堂,就问:“林监生可曾拿到?”蒋成回言:“未奉之先,往浙江去了,求老爷宽限,回日带审。”刑厅大怒,说他得钱卖放,选头号竹板,打了四十,仍限三日一比。蒋成到神前许愿:不敢再想肥钱,只求早卸干系。

    怎奈林临生只是不到,比到第三次,蒋成臀肉腐烂,经不得再打,只得磕头哀告道:“小的命运不好,省力的事差到小的就费力了。求老爷差个命好的去拿,或者林监生就到也不可知。”刑厅当堂就改了值日皂隶。

    起先蒋成的话,一来是怨恨之辞,二来是脱肩之计,不想倒做了金口玉言,果然头日改差,第二日林监生就到,承票的不费一厘本钱,不受一些惊吓,趁了大块银子,数日之间,完的宪件。

    蒋成去了重本,摸得二两八折低银,不勾买棒疮膏药,还欠下一身债负,自后再不敢买票。

    钻刺也吃亏,守分也吃亏,要钱也没有,不要钱也没有,在衙门立了二十余年,看见多少人白手成家,自已只是衣不遮身,食不充口,衙门内外就起他一个混名,叫做”蒋悔气”。

    吏书门子清晨撞着他,定要叫几声大吉利市。久而久之,连官府也知道他这个混名。

    起先的刑厅,不过初一十五不许他上堂,平常日子也还随班值役。末后换了一个青年进士,是扬州人,极喜穿着,凡是各役中衣帽齐整、模样干净的就看顾他,见了那褴褛龌龊的,不是骂,就是打。古语有云:楚王好细腰,宫中皆饿死。

    只因刑厅所好在此,一时衙门大小,都穿绸着绢起来,头上簪了茉莉花,袖中烧了安息香,到官面前乞怜邀宠。

    蒋成手内无钱,要请客也请客不来。新官到任两月,不曾差他一次。有时见了,也不叫名字,只唤他“教化奴才。”蒋成弄得局天抢地,好不可怜。

    忽一日刑厅发了二梆,各役都来伺侯,见官不曾出堂,大家席地坐了讲闲话。蒋成自知不合时宜,独自一人坐在周围屏背后。众人中有一个道:“如今新到个算命的,叫做华阳山人,算得极准,说一句验一句。”又一个道:“果然,我前日去算,他说我驿马星明日进宫,第二日果然差往省城送礼。”又一个道:“他前日说我恩星次日到命,果然第二日赏了一张好牌。”

    众人道:“这等我们明日都去试一试。”那算过的道:“他前挨挤不开,要等半日,才轮得着。”蒋成听见,思量道:“这等是个活神仙了。我蒋成偃蹇半世,将来不知可有个脱运的日子?本待也去算算,只是跟官的人,那有半日工夫去等?”

    踌躇未了,刑厅三梆出堂。只见养济院有个孤老喊状,说妻子被同伴打坏,命在须臾,求老爷急救。

    刑厅初意原是不肯准的,只因看见蒋成立在阶下,便笑起来道:“唤那教化奴才上来。我一向不曾差你,谁知你这个教化差人,又有一对教化的原被告,也是千载奇逢,就差你去拿。”

    标一根签丢下来,蒋成拾了,竟往养济院去。从一个命馆门前经过,招牌上写一行字道:华阳山人谈命,一字不着,不受命金。蒋成道:“这就是他们说的活神仙了。”掀帘一看,一个算命的也没有。心上思忖道:“难得他今日清闲,不如偷空进去算算,省得明日来遇着朋友,算得不好,被他齿笑。”走进去,把年月日时说了一遍。

    山人展开命纸,填了八字五星,仔细一看,忽然哼了一声,将命纸丢下地去,道:“这样命算他怎的?”

    蒋成道:“好不好也要算算,难道不好的命就是没有命钱的么?”山人道:“凡人命不好看运,运不好看星。

    你这命局已是极不好的了,从一岁看起,看到一百岁,要一日好运,一点好星也没有。你休怪我说,这样八字,莫说求名求利,就去募缘抄化,人见了你也要关门闭户的。”蒋成被这几句话主伤了心,不觉掉下泪来道:“先生,你说的话虽然太直,却也一字不差。我自从出娘肚皮,苦到如今,不曾舒眉一日,终日痴心妄想,要等个苦尽甘来。据老先生这等说,我后面没有好处了。这样日子过他怎的?不如早些死了的干净!”起先还是含泪,说到此处,不觉痛哭起来。

    山人劝他住又不住,教

章节目录

连城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李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渔.并收藏连城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