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连城璧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父亲在日,聘过邹长史之女。此女系长史婢妾所生,结果亲之时,才四五岁,长史只道一个通房女,许了鼎富之家,做个财主婆也罢了,何必定要想诰命夫人?所以一说便许,不问女婿何如。

    谁想长大来,竟替爷娘争气不过。他的姿貌,虽则风度嫣然,有仙子临凡之致,也还不叫做倾国倾城;独有那种聪明,可称绝世。

    垂髫的时节,与兄弟同学读书,别人读一行,他读得四五行,先生讲一句,他悟到十来句。等到将次及笄,不便从师的时节,他已青出于蓝,也用先生不着了。

    写得一笔好字,画得一手好画,只因长史平日以书画擅长,他立在旁边看看,就学会了,写画出来竟与父亲无异,就做了父亲的捉刀人,时常替他代笔。

    后来长吏游宦四方,将他带到任所。及至任满还乡。阙里侯又在丧中,不好婚娶。等到三年服阕,男女都已二十外了。

    长史当日许亲之时,不料女儿聪明至此,也不料女婿愚丑至此。直到这个时节,方才晓得错配了姻缘,却已受聘在先,悔之不及。

    邹小姐也只道财主人家儿子,生来定有些好相,决不至于鳅头鼠脑,那”阙不”的名号,家中个个晓得,单瞒得他一人。

    里侯服满之后,央人来催亲,长史不好回得,只得凭他迎娶过门。成亲之夜,拜堂礼毕,齐入洞房。里侯是二十多岁的新郎,见了这样妻子,那里用得着软款温柔,连合卺杯也等不得吃,竟要扯他上床。只是自己晓得容貌不济,妻子看见定要做作起来,就趁他不曾抬头,一口气先把灯吹灭了,然后走近身去,替他解带宽衣。

    邹小姐是赋过打梅的女子,也肯脱套,不消得新郎死拖硬扯,顺手带带也就上床。虽然是将开之蕊,不怕蜂钻;究竟是未放之花,难禁蝶采。摧残之际,定有一番狼藉。女人家这种磨难,与小孩子出痘一般,少不得有一次的,这也不消细说。

    只是云收雨散之后,觉得床上有一阵气息,甚是难闻。邹小姐不住把鼻子乱嗅,疑他床上有臭虫。那里晓得里侯身上,又有三种异香,不消烧沉檀、点安息,自然会从皮里透出来的。

    那三种?口气,体气,脚气。

    邹小姐闻见的是第二种,俗语叫做狐腥气。那口里的,因他自己藏拙,不敢亲嘴,所以不曾闻见;脚上的,因做一头睡了,相去有风马牛之隔,所以也不曾闻见。邹小姐把被里闻一闻,又把被外闻一闻,觉得被外还略好些,就晓得是他身上的原故了,心上早有三分不快。只见过了一会,新郎说起话来,那口中的秽气对着鼻子直喷;竟像吃了生葱大蒜的一般。

    邹小姐的鼻子是放在香炉上过世的,那里当得这个熏法?

    一霎时心翻意倒起来,欲待起呕唾,又怕新郎知道嫌他,不是做新人的厚道,只得拚命忍住;忍得他睡着了,流水爬到脚头去睡。谁想他的尊足与尊口也差不多,躲了死尸,撞着臭鲞,弄得个进退无门。坐在床上思量道:“我这等一个精洁之人,嫁着这等一个污秽之物,分明是苏合遇了蜣螂,这一世怎么腌臢得过?我昨日拜堂的时节,只因怕羞不敢抬头,不曾看见他的面貌;若是面貌可观,就是身上有些气息,我拚得用些水磨工夫,把他刮洗出来,再做几个香囊与他佩带,或者也还掩饰得过。万一面貌再不济,我这一生一世怎么了?”

    思量到此,巴不得早些天明,好看他的面孔。谁想天也替他藏拙,黑魆魆的再不肯亮,等得精神倦怠,不觉睡去,忽然醒来,却已日上三竿,照得房中雪亮。里侯正睡到好处,谁想有人在帐里描他的睡容。邹小姐把他脸上一看,吓得大汗直流,还疑心不曾醒来,在梦中见鬼,睁开眼睛把各处一相,才晓得真,就放声大哭起来。

    里侯在梦中惊醒,只说他思想爷娘,就坐起身来,把一只粗而且黑的手臂搭着他腻而且白的香肩,劝他耐烦些,不要哭罢。

    谁想越劝得慌,他越哭得狠,直等里侯穿了衣服,走出房去,冤家离了眼前,方才歇息一会;等得走进房来,依旧从头哭起。从此以后,虽则同床共枕,犹如带锁披枷,憎嫌丈夫的意思,虽不好明说出来,却处处示之以意。

    里侯家里另有一所书房,同在一宅之中,却有彼此之别。

    邹小姐看在眼里,就瞒了里侯,教人雕一尊观音法像,装金完了,请到书房。

    待满月之后,拣个好日,对里候道:“我当初做女儿的时节,一心要皈依三宝,只因许了你家,不好祝发。我如今替你做了一月夫妻,缘法也不为不荆如今要求你大舍慈悲,把书房布施与我,改为静室,做个在家出家。我从今日起,就吃了长斋,到书房去独宿,终日看经念佛,打坐参禅,以修来世。

    你可另娶一房,当家生子。随你做小做大,我都不管,只是不要来搅我的清规。”说完,跪下来拜了四拜,竟到书房去了。

    里侯劝他又不听,扯他又不住,等到晚上,只得携了枕席,到书房去就他。谁想他把门

章节目录

连城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李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渔.并收藏连城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