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连城璧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最新网址:.xqishuta.co

    词云:

    妒妇有方可治,懦夫无药堪医。闺中强悍不由妻,尽是男儿纵起。菩萨何曾怒目,金刚自去低眉。蛇头鳖

    颈失前威,那怕龙身豹尾。

    右调《西江月》

    这首词专为惧内之人而作。世间惧内的男子,动不动怨天恨地,说氤氲使者配合不均,强硬的丈夫偏把柔弱的妻子配他;像我这等温柔软款、没有性气的人,正该配个柔弱的妻子,我也不敢犯上,他也不忍陵下,做个上和下睦,妇唱夫随,冠冠冕冕的过他一世,有甚么不妙?他偏不肯如此,定要选个强硬的妇人来欺压我。

    一日压下一寸来,十日压下一尺来,压到后面,连寸夫尺夫都称不得了,那里还算得个丈夫?这是俱内之人说不出的苦楚。

    据我看来,天地之间只有爬不起的男子,没有压不倒的妇人。做男子的秉阳刚之气而生,没有不强硬之理;做妇人的秉阴柔之气而生,没有不软弱之理。以男子之强硬,治妇人之软弱,不但于丈夫有益,亦且于妻子相宜。

    不信但看交媾的时节,那一个妇人不喜男子之强硬,那一位妻子不怪丈夫之软弱。这是造物付他的本性,不知不觉从天机忽动之际透露出来的。即此一事,就是男子宜刚,妇人宜柔;男子喜软,妇人喜硬的证据了。

    为甚么不投以所喜,反投以所怪,使他习久成性,爬到丈夫头上来,终日吵吵闹闹,不但男子受苦,连他自己也吃亏。

    竟像携云握雨的时节,妇人越纵横,男子越畏缩,这种苦楚比遭刑受罚更甚一倍。辜负造物一片好心,把两个行乐的身子交付与他,只因当硬者不硬,以致当软者亦不软也。

    我如今先说个强硬丈夫,与后面软弱之人做个领袖,比寻常引子不同,却是两事合为一事,那个软弱之人亏了这个硬汉,方才爬得起来,不然竟被妻子压下地去,永世竟不能翻身。

    这个强硬丈夫,是洪武末年、永乐初年的人,姓费字隐公,住在浙江衢州府常山县,由进士出身,做到四品黄堂之职。

    大小妻室共有二十多房,正夫人不倡酸风,众姬妾莫知醋味。同年的弟兄,相好的朋友,走到他家,但闻秋千院内有嘻笑之声,不见狮吼堂中有咆哮之气,没有一个不羡慕他。

    他到别人家时,看见夫妻吵闹,听见妻妾相争,就像看戏文、听鼓乐的一般,心上十分快乐,看了又看,听了又听,再舍不得起身。

    同去的人问他甚么原故,他说:“这种光景生平不曾看过,这种声响生平不曾听过,正要借看一看,借听一听,不见此辈之苦,那知自己之乐。见过一遭,走回家去,定有几日神仙好做,故此不忍弃之而走。”不想四十之外,忽然丧了正室,恐怕姬妾众多,没人弹压,自己出门的进节要嘈杂起来,就托了亲戚朋友,要寻一位半老佳人,做个继室。

    那些亲戚朋友,都是些惧内之人,平日见他讥诮自己,怀恨在心,大家商量起来,要寻个极妒极悍的女子与他续弦,使他说不得嘴。

    有个新寡之妇,年纪不上三十岁,姿貌之美,甲于里中,只是妒悍不过,平日有醋大王之名。

    丈夫未死之先,与个丑陋丫头偷了一次,云收雨散之后,被他看出破绽来,把丈夫叫到面前,三推六问,定要屈打成招,好结果丫鬟的性命。丈夫宁可吃打,只是不招。

    那醋大王疑心不解,就创出个试验奸情的法子来。分付丫鬟取一碗冷水,放在丈夫面前道:“若还果然无奸,就吃了下去。你敢吃不敢吃?”那丈夫一心要救丫鬟,竟不顾自己的性命,连声应道:“敢吃敢吃。”就取了那碗冷水,一口吃将下去。

    彼时是炎热天光,那丈夫要侥万一之幸,只说五脏六腑之中尽是署气,以一杯之水救满腹之火,解凉止渴尚且不足,那里有得流入肾经?不知道以水救火则不足,以水济水则有余,热精才去,冷水即来,岂有不病之理?激成一个大阴症,不上三日,就呜呼哀哉尚飨了。

    这位醋大王是一刻不下醋味的,弄死了丈夫,只当打翻了醋瓮,成年成月没有一滴沾唇,那里口淡得过?

    少不得要寻个酿醋之人,就分付媒婆,要寻男子再醮。

    那些惧内之人欢喜不过,大家撺掇费隐公,叫他娶来续弦。

    费隐公也久慕其名,知道是个妒妇,因他有倾国之容,不忍求责备,竟依众人娶了他。

    众人只说此妇进门,定要把座清平世界搅做混浊乾坤,这个说嘴的神仙,料想不能再做了。等到第二日,大家以叫喜为名,都办了眼睛去看他吵闹。

    不想走到门前,竟有笙箫鼓乐之声从内而出,竟像夫妻大小同在里面作乐的一般,是太平气象,没有一毫变乱之形。

    众人惊诧不已,就叫家人通报。

    家人道:“老爷今日有家宴,言才上席,不好传禀,改日再来罢。”众人走了

章节目录

连城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李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渔.并收藏连城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