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谍海争渡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洗澡?

    换衣服?

    这好像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楚新蒲心里却紧张起来,因为今日发生了这些事情,你说你没有心情睡觉,担心陈生合,那么你有心情洗澡吗?

    羽渊武泽可能在梁莺啼刚来的第一时间,就发现她洗了澡,却留到了最后,她都要准备离开的时候才问。

    要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不给梁莺啼思考的时间。

    毕竟在梁莺啼的视角里,羽渊武泽都已经让自己离开了,她认为自己已经不需要再回答问题,思想稍稍放松的这一刻。

    羽渊武泽又抛出来一个问题,那么你如何回答?

    楚新蒲现在非常紧张,他担心梁莺啼一个回答不好,反而是让羽渊武泽怀疑。

    虽然梁莺啼怎么看,都不像是凶手,但是对于宪兵队的人来说,他们只看线索和证据,还有一切可疑的东西,而不会先入为主。

    这个洗澡的点,就是羽渊武泽怀疑的地方,他问的很巧妙,让楚新蒲紧张的手心出汗。

    但梁莺啼好像并没有迟疑,而是说道“今日参加舅舅的寿宴,穿的比较华丽,身上烟酒味比较浓,不是很喜欢。”

    “而且心里有些害怕,回去就泡了个澡,放松了一下。知道羽渊课长要见我,担心让课长久等,就穿了一身简单的过来。”

    梁莺啼的回答,丝毫不显慌乱,而且也没有迟疑,好像只是重复了一下自己今天做的事情罢了。

    还有当时的心里想法。

    楚新蒲其实明白,梁莺啼洗澡换衣服,恐怕都是为了遮盖可能在行动中,留下来的证据。

    羽渊武泽刚好盯上这一点,确实是令人担心,好在梁莺啼的警惕性,并没有因为羽渊武泽说她可以离开就放松。

    在突然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依然做出了很好的回答。

    起码楚新蒲在一旁,认为这样的回答没有丝毫的问题。

    大户人家的小姐,不喜欢烟酒味不奇怪,泡澡也不奇怪。

    再者说了,泡澡还能使人放松,今日遇到这样的事情,泡一泡的也没什么。

    都洗澡了,换衣服岂不是顺理成章。

    羽渊武泽盯着梁莺啼的眼睛,看了片刻之后说道“行,你先回去吧,之后想起来什么有用的线索,随时联系我。”

    “课长放心,如果能想起什么线索,一定会让我舅舅告诉您的。”梁莺啼说完,看了楚新蒲一眼,就离开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羽渊武泽说道“你觉得她有问题吗?”

    “她?”楚新蒲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怎么?”

    “课长不是说专业人士动手吗?”

    “对啊。”

    “她怎么可能是专业人士。”

    “这要问你啊,你和她不是接触不少。”

    “要我说的话,我看着不像,而且她疯了,在自己舅舅的寿宴上杀人,不是给自己舅舅找麻烦吗?”

    “有道理。”羽渊武泽笑了笑。

    楚新蒲这才反应过来,他是故意逗自己玩,他根本就没有怀疑梁莺啼,毕竟嫌疑人这么多,凭什么能一下子怀疑到梁莺啼头上。

    只是知道楚新蒲爱慕梁莺啼,故意这样说,想要看他紧张的样子罢了。

    心里给羽渊武泽一个白眼,这么大的人,还喜欢这个调调。

    但是能看到梁莺啼沉着冷静,临危不乱,应付过羽渊武泽的调查,楚新蒲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课长,现在调查没有线索,接下来怎么办,不能让井上班长白死吧。”楚新蒲说道。

    “你觉得接下来应该调查哪里?”

    “属下怎么知道。”

    “你知道,只是你不想说。”

    “属下真的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调查汉口宪兵队。”羽渊武泽一字一顿说道。

    今日参加宴会,负责安保工作的很多都是宪兵,那么汉口宪兵队的人,也能联系上这些宪兵。

    既然说是专业人士,宪兵不够专业吗?

    弄了半天,羽渊武泽依然是怀疑宪兵队。

    不得不说,他的直觉真的非常敏锐,盯上宪兵队确实是盯对了地方。

    如果能知道鹿野健次郎做了什么,就能知道抗日分子做了什么,楚新蒲到时候也要被牵扯。

    “课长怎么就盯着我们宪兵队不放。”

    “为什么凶手直奔井上宏一?”羽渊武泽依然还是这个问题。

    在场的人不少,五十岚大佐,陈生合都是位高权重,都可以算是暗杀目标。

    可是偏偏杀了井上宏一。

    当然了,是有可能是只有井上宏一给了机会

章节目录

谍海争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只爱煞英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只爱煞英雄并收藏谍海争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