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死了也变强了 五二文学网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马沙看着老爷子,发现他说话在打磕巴。

    而且人物也有点掉帧的感觉。

    ——果然我插复数植入物,会导致一些植入物的功能不完整。

    马沙判断这个老爷子也不是真人,而是全息留言之类的玩意儿。

    老头打着磕巴,断断续续的说:“你能走到这一步一定非常的不容易,一定花费了许多的时间,遍尝人间疾苦……”

    马沙想了想,自己好像从加入学派到现在也就不到半个月,这时间……好像也不少?

    但是感觉这货讲的“许多的时间”应该是以年的为单位。

    “你饱受孤独的折磨,因为周围所有人都没有一个能和你对等的相处,他们都是你的棋子、你的傀儡,是随时可以弃置的工具人。”

    ——嗯,孤独什么的还行吧,可能是因为我加入学派的时间不长所以体会不到?

    “而现在,你甚至获得了濒死体验,见到我并不能保证你能从这次危机中生还。在付出了如此多的代价之后,你心理学上的造诣,终于达到了晋升的标准,而濒死体验,是拼图的最后一块。”

    ——抱歉,我想除了濒死体验之外,其他都是大学里的高等教育赋予我的。

    马沙对着老头吐槽道。

    “你现在理解了人类内心最原始的两种动力,随着你的晋升,你将会初步掌握利用这两种原始动力的方法,虽然这些方法比起我们学派的高阶技巧来说,十分的粗糙,简直糟糕透顶,但毫无疑问的,你的技巧将会更加精进。”

    ——嗯,听起来挺不错,但是你得把植入物的配方给我啊。

    ——上次是罗宋汤,这次是什么?

    老头继续说:“你作为已经迈过早期阶段最严酷考验的学派成员,可以解除一些更高层次的秘密了。你将会了解我们学派的三个最大的秘密之一。”

    ——卧槽?

    “我们学派的植入物,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

    ——这算啥秘密,我喝那罗宋汤的时候就感觉应该是这么回事了。

    老头继续说道:“我现在将给你暗示,这是你晋升硕士阶的引子。”

    说着,老头抬起手,手上出现了一个鸡公碗。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说:“你现在看到我手上有个碗,这是你最熟悉的碗的具现化。”

    ——我最熟悉的碗是鸡公碗?虽说我作为广东人,从小看TVB的剧长大,对剧中整天出现的鸡公碗很熟悉,但我实际上从未用过鸡公碗吃饭啊。

    “碗里面的水,就是硕士阶的植入物,喝吧,去迎接你的命运吧。”

    马沙:“那么,代价是什么呢?”

    ——啧,条件反射就玩起这个梗来了。

    能晋升自然是要晋升的,虽然马沙也担心自己升这么快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但现在这个生存局面,他没有选择。

    ——看起来别的弗洛伊德学派都是经历很多年潜心研究,忍受周围所有人都是傀儡没有可以交心的朋友带来的孤独,最后再来一波濒死体验,这才能完成晋升。

    ——我纯靠穿越带过来的知识,半个月不到从学徒到硕士,出点啥问题都不奇怪。

    ——可是我现在只能冒这个险,我需要抓住所有能提升自己战斗力的手段。

    马沙拿过鸡公碗,直接端到嘴边,一仰脖全喝了。

    他面前的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的形象突然变得仿佛马沙家里那台老古董显像管电视机的画面一般。

    但是马沙并没有感觉到来自世界之理的冲击——难道这是因为我现在处于濒死状态,它没什么好冲击的?

    ——话说,我不会真就这么死了吧?

    马沙担心自己能不能醒来的同时,那仿佛行将就木的老电视的画面一般的弗洛伊德的身影开始向马沙讲解硕士阶的能力。

    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发条没上够的八音盒。

    而且还是不是停摆一下,让马沙担心他能不能把能力介绍完。

    “经历了漫长而孤独的跋涉,你终于晋升了硕士位阶。你的精神分析技能变得更加精湛,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变化,但是我要提醒你,这并不是说精神分析会更快的生效,不,不是这样,你仍然要花费足够的时间了解目标客体,和目标客体互动。

    “但是你能获得的信息量,将会成倍增加。

    “你现在可以直接影响目标客体心底里的生本能与死本能,生本能并非单纯的求生本能,同时它还关系到人的创造欲、进取心等表层的心态;同样的,死本能关系到破坏欲、施暴欲,并且理所当然的,与绝望挂钩。

    “不管是生本能还是死本能,作为人类内心最底层的结构,它的架构注定是简洁的,所以你并不能通过影响这两种本能来达成复杂的目的。

 

章节目录

我死了也变强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五二文学网只为原作者列昂尼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列昂尼德并收藏我死了也变强了最新章节